现代因果实录

情感天地

admin2022-03-08729

林伟,今年67岁,1964年复旦大学毕业的高材生。会英,法、德、日四国语言,分配国家某机关工作,当年与小他四岁的王兰结婚,1966年“十年浩劫”开始时,已生有一子一女。

在那个年头,会一国外语,都可能被怀疑“里通外国”,何况会四国外语,林伟成了当然的批斗对象,几乎是三天两头上台挨批斗,交待为何要学那么多外国语,要么就是跟上“牛鬼蛇神”们游街示众。生性厚道内向的他越是说不出话来,越被认为是“顽抗到底”,那当然就是“死路一条”了!

在一次批斗会上,一向不善言语的林伟突然哭笑无常——疯了。关押数日后被验证确实疯了,便通知其妻王兰将他领回了家。此时的林伟,变成了一个目光呆滞、不知饥饱、不知大小便、再也不说一句话的文疯子。“文”是指他不打人骂人,不吵也不闹。

当时的王兰,是“里通外国”分子的家属。虽然许多人都避而远之,但好孬还有每月几十元的工资,总算能维持一家四口的温饱。丈夫的病没地方医治,就是有,恐怕也没人敢给他医治,这是当时那个年代造成的悲剧。

王兰,并不是一个弱女子。她既要照顾两个年幼的孩子,又要伺候一个随时都可能在床上或裤子里便溺的丈夫,她的艰难困苦可想而知。然而地从没让丈夫饿过一次肚子,或者吃得过饱,文夫的衣着虽然打着补丁,但是整齐干净,家里总是窗明几净,从无污秽的气味,实在令到他家串门的朋友和邻居感动,称赞不已。

丈夫的弟弟深知嫂子的艰难,曾劝她跟哥哥离婚,说:“我哥哥好不了啦,不如你跟我哥离婚,我哥的单位肯定会把他送进疯人院,那样你带着两个孩子还好过些。”王兰说:“弟弟的好心我领了,但我既嫁给了你哥哥,就是他终生的伴侣,无论他富贵还是贫穷,健康还是有疾病,我都会陪伴他一生,荣辱与共,否则还叫什么夫妻呢?出果我得了这种病,弟弟你是不是也劝你哥哥跟我离婚呢?”

嫂嫂的话令小叔子热泪盈眶。

国家稳定后,各项政策得以落实,国计民生,生机勃勃。

王兰经人介绍皈依了佛门,从此常在空闲阅读一些佛教书籍,并在寺院有打七活动时前去参加,每天念佛,借此抚慰自己苦涩的心。

到王兰居士有缘见到妙法老和尚时已是2001年,此时的她已是63岁的老年人。也就是说她先生林伟已经33年不讲话了。

老和尚听完王兰居士讲述自己的故事,满了她的愿,为她观察了林伟今生有此果报的前世因缘。

日本人最初侵略中国的时候(1931年),当时的政府不积极抵抗日寇侵略,激起了民众的抗议,当时的学生常上街游行,呼吁政府抗日。政府为制止瓦解抗议活动,派警察抓了一些学生摸底,其中有一男生,因经不住恐吓而泄了密,说游行不是自己组织的,是“某某某”两个男生一个女生领的头。于是这三个人被抓,并要求他们在警察召集的学生会上自首反省,宣布取消游行。但三个人不但不认错,反而利用了集会呼喊抗议口号,高唱抵抗日寇侵略的歌曲,令当局恼羞成怒,宣布他们三个人疯了,并被强行送进疯人院,每人单独关在一个小屋里,不准出屋,不准见人。开始还有人给他们送点吃喝,倒一倒马桶,随着战乱加剧,常常几天无人送吃喝,倒一倒马桶,渐惭地这三个人真的被逼疯了,不知饥饱,裤里拉尿,这样越发无人管们,不久相继死去。那个因泄密被释放了的男生不久也在战乱中死去。

老和尚说:“你的丈夫就是那个泄密的男生再来人间。那三个学生的神识,因为对泄密者的怨恨,一直跟着他伺机报复。在你丈夫气旺的时候他们无隙可侵,当他被批斗,人气处于低潮时,三个神识乘机附到他的体内,以让他尝尽了超过他们三个在疯人院所遭受的一切痛苦,而且将持续到命终。是你在你先生疯了以后,不离不弃,精心照顾,而且几十年如一日,情感天地;更是你念佛的缘故,功不唐捐,才有了今天的机缘。但要转变你先生的命运尚需你做三件事:一、你是不是没断荤腥啊?”“是,师父,我皈依佛门后一直吃三净肉。”“应当戒除荤腥,吃肉就是杀生,吃三净肉是对初学佛者的方便法,能做到吗?“能。”“第二,代你丈夫在佛像前向那三个学生诚心忏悔。你先生的前生是在被威逼的情况下泄的密,不是有意告密害人,且已受到几十年的恶报,请他们宽怒他吧。第三,你要代丈夫在佛前为那三个人念《地藏菩萨本愿经》,要拿出诚心来念,超度他们往生善道,皈依佛法僧。每天至少要念一遍,念时要口齿清楚不可贪快,才能有大的功德,一直念到他们被你的诚心感动,被佛法感召而原谅你丈夫。能做到吗?”“能,师父。今天我就开始。”

一个月后,我由五台山返回,同修果能告诉我,有位张老居士来电话说那个疯子已经开口说话,并且也知道自己大小便了。当王居士与他出门时,他竟跟邻居打起招呼,使楼内邻居非常惊讶兴奋。三十三年的疯人恢复了识别和语言表达能力,是念经念好的,真是不可思议!

我听到这消息非常感动,很想见一见林先生本人,临去时我随手带去了一本繁体字的《地藏菩萨本愿经》,心想:林伟是老大学生,如果真的好了,一定认得繁体字。

在王兰居士家见到了林伟先生。他个子不高,瘦瘦的身材,牙齿已全部脱落,也没有带义齿,两只眼睛倒是满有神的,一副大病初愈的样子,楼上许多邻居也来了。王居士指着几个邻居问他认不认识,他说:“认识,总是来咱家。”几位邻居高兴得流出泪花。王居士指着我问他认识不认识,他看着我说:“没来过,不认识。”大家又是一片掌声。于是我拿出《地藏经》叫他念,他竟一字不错地将香赞念了下来,赢来了一片掌声和欢笑声!我知道,这掌声和笑声是对佛法的赞叹,也是对王兰居士一家的祝贺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xiandaiyinguoshilu.com/2/168.html 转载需授权!

上一篇:新的生命之路

下一篇:断欲去爱

相关文章

网友评论

添加微信

skbjcn

添加微信

微信号复制成功

打开微信,点击右上角"+"号,添加朋友,粘贴微信号,搜索即可!

扫一扫二维码
用手机访问